東莞「涉黃」十載 瘋狂「性都」落幕 民眾迫切期待 揪幕後「保護傘」

核心提示:自2004年到2014年這10年時間裏,東莞大大小小的掃黃行動已不計其數,其效果可謂是「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當地民衆對此現象議論紛紛,造成今天局面怨聲較多。

W020140310158701818409

W020140310158701810312

W020140310158701819798

成報記者童身貴、郭醒敏、張沁、胡永安、王玉文報道

  自2004年到2014年這10年時間裏,東莞大大小小的掃黃行動已不計其數,其效果可謂是「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當地民衆對此現象議論紛紛,造成今天局面怨聲較多。

  近日,成報記者調查發現,東莞的娛樂場所受歡迎程度令人咋舌。無論是閒時消遣,還是談生意,娛樂場所已成為市民茶餘飯後孜孜不倦的談資。在東莞採訪期間,記者邀請「大陸狼友」齊評當地「最受歡迎嗨場」。其中,在虎門鎮和長安鎮民衆評論上榜的娛樂場所中,經營時間最低的也有4年,時間長的,已經達到10年了。據知情人士透露,「民望所歸」的上榜娛樂場所,均是當地正宗的「嗨場」,頗受中年和青年人的喜歡。

  大陸狼友齊評「最受歡迎嗨場」

  在2014年2月9日之前,東莞都是自信的,「不管在世界甚麼地方下訂單,都是在東莞製造」,不僅有着「世界工廠」的美譽,其酒店業更是發達,96家各種星級的酒店,其中,星級酒店78家。但是,在2014年2月9日「東莞式掃黃」之後,娛樂場所一夜之間就銷聲匿迹了。

  隨之,東莞的陰暗面暴露在公衆之下。在東莞採訪期間,記者做了一個問卷調查,在東莞市的厚街、虎門、長安、常平、中堂、樟木頭等多個當地經濟重點「繁華」鎮街中,投票選出在當地年輕人心中最受歡迎的娛樂場所。調查結果顯示,上榜的娛樂場所中,多數已經營多年,今已悉數查封。

  在東莞長安鎮和虎門鎮,記者採訪了當地近百市民,當中有學生、出租車司機、摩的司機及小吃店老闆等。問卷調查結果顯示,最受歡迎娛樂場所為第一位的是生活會館(life club)(36票),第二位是皇庭酒店(33票),第三位是其他部分「涉黃」的酒店(31票)。記者實地走訪發現,生活休閒會館和皇庭酒店均已被查封;而絕大部分酒店的桑拿、沐足部則停止營業,客房和餐飲部正常運作。而在長安鎮,上榜的前三位分別是,第一,太平洋會所;第二,金四海酒店;第三,黃金海岸及美麗灣、翡翠灣等休閒會所。目前,均被查封。其中,太平洋會所庭院內一片狼藉,黃金海岸會所的招牌已經被徹底拆除。

  而據記者實地採訪和了解到在衆多被查封的娛樂場所中,有多個長期立足當地超10年間。在東莞市虎門和長安鎮「最受歡迎嗨場」中,經營時間最低的虎門鎮生活休閒會館和皇庭酒店長期以「毒品嗨場」也立足了4年之久,一些「涉黃」場所時間長的已經達到10年了。據色情行業知情人士透露,「民望所歸」的上榜娛樂場所中,均是「正宗的high場和專業的桑拿場所」,在當地的「聲譽」無人不知誰人不曉啊!一到晚上這裏就車水馬龍熱火朝天。」

  在東莞鎮街採訪期間,記者發現,稍有名氣的娛樂場所 中,幾乎成了當地民衆心目中的「地標」。2月22日下午,在東莞虎門鎮,記者要去往一家叫生活會館的會所,攔下一「摩的司機」,說要去虎門體育館,但因摩的司機不知道具體位置,放棄載客。在記者問了多個「摩的」後,他們都說不知道具體位置。隨後,記者說是要去life club,旁邊的「自行車伕」立馬說,「你早說嘛,是不是要去『生活休閒』會館?你說虎門體育館是沒有人知道的,但生活休閒會館大家都熟的。」

  「嗨場及色情場所」已成當地「地標」

  記者在當地還了解到,哪些酒店、會所的「生意」最好,每天載多少客去哪些娛樂場所,都被當地「摩的司機們」津津樂道。而有的士司機很詭秘地透露,「你要去的這些娛樂場所,有兩家是專門的『吸販毒品的嗨場』,他們後台很硬,已經公關到分管部委領導那裏了,省裏誰敢來動它呀?在當地他們的老闆就是典型的『黑社會老大』,群眾對這些現象是『敢怒而不敢言』呀!當地政府也不敢得罪他們的,不妨直說有些地方官員是絕對有股份的!」。採訪結束後記者由衷發出感嘆,在這裏要熟悉「涉黃涉毒娛樂場所,當非營運司機是也。」

  記者走訪東莞厚街、虎門、長安、常平、中堂、樟木頭等鎮街多個娛樂場所後發現,其共同點是「高端、大氣和上檔次」,甚至有的會所直接在建築物上打着「國家級」的字樣。其外部裝修更是惹眼。而在虎門和長安兩鎮尤為突出,大部分的娛樂場所就建在工業區的工廠旁邊,裝修簡單的廠房和佈置奢華的色情娛樂場所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記者向多個色情娛樂場所周邊的居民及工廠員工瞭解到,在夜晚,這些場所基本是燈火通明「甚是熱鬧」。

  「掃黃」風暴後 港人赴莞數量銳減

  不管是吃喝玩樂、還是休閒購物,東莞一直是香港人和台灣客商所青睞的目的地。記者調查發現,自2月9日東莞雷霆掃黃之後,台、港兩地赴東莞的人數明顯直線下降。

  東莞長安鎮是全國的千強鎮中名列前茅。採訪期間,記者在長安的「太平洋會所」旁一家港式茶餐廳,餐廳內服務員告訴記者,老闆是本地人和香港人,也經常在長安。可能是因為最近掃黃,港客數量銳減。記者還了解到,長安鎮的太平洋會所的老闆在當地開了多家「專業的桑拿」休閒會所。記者依照相關人員給的之前部分會所派發的聯繫卡上的色情會所管理人員時,電話均打不通人也不見了蹤影。

  而素有「小香港」之稱的東莞樟木頭鎮,據稱吸引了近15萬港人前來購房安居。2月19日晚上,東莞樟木頭鎮開展整治涉黃違法犯罪統一清查行動,共清查桑拿、沐足、卡拉OK、酒吧等娛樂服務場所47間,旅業34間,出租屋375間。記者還通過樟木頭一家旅行社了解到,近日,從香港到樟木頭的人數大幅下降,一些旅遊景點接納的香港人都比較少,她向記者透露,不少香港遊客表示,等掃黃風頭過了之後再來樟木頭。

  當地民眾強烈呼籲「追責往屆領導」

  2月14日,廣東省委常委會研究決定,免去嚴小康東莞市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職務。同時,多位現任在職的官員也被免職,特別是部分分管掃黃工作的市公安局副局長及鎮街公安分局局長和民警派出所所長被免。多個因「掃黃」不力鎮街的鎮委書記,在東莞市範圍及當地官媒上公開道歉。

  記者在暗訪期間發現,對於這樣的處罰結果,市民頗有非議。大部分市民建議「追責往屆領導」的呼聲高漲,他們紛紛表示,目前被免職的官員只是「替罪羔羊」。東莞在近十年的掃黃過程中,前現三任領導應該都脫不了干係。「追責往屆領導」在東莞當地市民中不約而同地有了共鳴,大家迫切期待能夠查出「保護傘」和「幕後老闆」,以還群衆和媒體一個說法。

  部分市民與網友評論:

  網友呼聲:追責東莞前兩任官員,查出源頭,打掉「保護傘」和「黑社會」,還社會大衆一遍安寧之地。

  網友@唐僧是武僧:東莞亂成今天這樣,東莞的官員毫無疑問負有領導責任。就算他們沒有入股東莞的情色產業,但至少有行政「不作為」的責任。

  網友@楊濤:東莞不僅要追究相關官員和公職人員的行政、紀律責任,也要深究法律責任,不僅要追究目前已經免職的人員的責任,也要深挖躲在幕後的更隱蔽、更高層次官員的責任。

  還能揪出多少「保護網」?

  暗訪期間,長安鎮當地部分市民向記者反映,導致長安鎮「賣淫」猖獗及地區政府「聲譽」損傷,是政府相關部門和多任領導共同造成的,尤其是近三任領導要負責任,上級部門應該要一查到底,以正政府在民衆心目中的形象。

  東莞中堂鎮作為此次媒體曝光涉黃的首個鎮街,其涉黃程度衆所周知。例如此次被曝光的中堂鎮早期公安分局局長便是2000年後當了長安鎮公安分局局長的唐耀文,而近10年來的「莞式服務」發源地正是東莞長安鎮,也正是其任長安公安分局局長期間達到頂峯並「傳承」下來,導致今日全世界都熱議的「性都」壞聲名和「東莞式掃黃」模式。記者查閱資料顯示,此兩任鎮街的公安分局局長正是唐耀文,目前其任常平鎮鎮長。據當地色情行業內部知情人士向記者透露,掃黃要除根,就要把背後整個「保護傘」鏈條要一網打盡,追責源頭。不要「雷聲大,雨點小」,隨便找幾個「替死鬼」來頂罪而放任真正「幕後老闆和保護傘」,現在被追責的領導有的只做了不到一年,真正造成今天「性都」壞聲名的絕對是前幾任政府領導而不是現任。

W020140310158702127021

3月3日下午,全國人大會議期間,面對記者關於「掃黃」的提問,東莞市市長袁寶成始終沒有正面回答。 (網上圖片)

  掃黃不力被免官員復出後「帶病提拔」

  2009年11月至2010年8月,廣東省東莞市警方進行了當時最大規模針對涉黃、涉賭問題的全市統一清查行動,抓獲了數以千計的各類地下色情行業從業人員,關停數百家髮廊,查處數十家各類桑拿中心和高級酒店。尤其引人注目的是,東莞市黨委政府還把打擊「黃賭毒」列入鎮街班子考覈範疇。東莞厚街的3名警長,就因為監管不到位、工作失職和瀆職等原因,被就地免職。

  近日,被網友曝出,當時在掃黃行動中被免職的國家工作人員不到1年就已「官復原職」。

  媒體報道,東莞市公安局在2011年回答網友提問時表示,2009年以來,共有6名股、所長因對轄區黃賭現象打擊不力被予以免職處理,均按照幹部問題任免程序辦理了相關手續。

  根據幹部任用規定,有3人在被免職後其因工作表現突出,在2011年3月份的幹部競爭上崗工作中,符合競崗資格條件,經過筆試、民主測評等環節,被提拔任用。

  掃黃無助紓緩「招工」壓力

  近日,廣東省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廳公佈的數據顯示,東莞目前用工缺口為10萬人。目前東莞缺工主要集中在電子、餐飲住宿、鞋業、五金模具、服裝製衣等行業。據當地色情業內人士稱,在東莞掃黃的短短10多天內,東莞色情業直接和間接至少提供20萬個工作崗位。相關行業已門可羅雀,有部分商家擔憂色情產業鏈斷裂,影響生計。而東莞一位副市長在開會時感嘆道,今年東莞經濟增長若上不去,將給人留下笑柄。

  記者走訪發現,東莞各大工廠均貼出招聘信息,儘管工廠開出優越的條件,仍無人問津,街道和工業園區都是冷冷清清的。園區工廠保安告訴記者,「招聘信息貼出來都幾天了,還沒招滿,相對往年,今年的工資又上漲了。」

  港人擔憂「黃流」向香港擴散

  在香港,由犯罪集團控制的色情交易將成為頭號公敵,因為隨着東莞對賣淫業的打擊,民衆擔憂香港會填補這個空缺。

  對於東莞近期突擊搜查了近2000個娛樂場所的行動。香港警務處長曾偉雄表示,這場行動後,香港警方會加強打擊色情場所的力量。「為預防(性交易在香港)擴散,我們最近已加強針對該行業的打擊行動」,他說。

  香港與內地相鄰地區已建立的各種聯繫。一警官說,「性交易突然迅速增長是極有可能的,但又將不僅僅侷限於賣淫」,「隨之而來的是各種常見犯罪行徑:毒品、洗錢、黑社會幫派」。

  兩年前,香港已與澳門及廣東簽訂三方協議以共同打擊跨境犯罪,其中對色情業的打擊是合作的一個重要部分。賣淫本身在香港並不屬於違法,一般會以相關罪行起訴性工作者,如違反入境條件,即如果遊客充當妓女,公開招攬性工作,依靠賣淫收入生活或僱用性工作者,都屬犯罪。據香港性工作者權益組織「紫藤」估計,香港性工作者的數量至少有2萬人。

(來源: http://www.singpao.com/sh/lyt/201403/t20140310_493598.html)

萬元看艷照

那天Facebook瘋傳一篇報道,指北角一名二十三歲PCLL 學生,早上起床即廢寢忘餐讀上市條例,兩小時後被母親催促才肯落街買麵包,但該男生行至街口即因為體力不支而暈倒,由途人報警送院。

廢寢忘餐睇AV

So you see,做IPO殉職的機會大過做警察,這篇報道難免在law firm引起恐慌。Eric卻出奇的冷靜,這傢伙居然還花時間上網查核這篇報道的真確性。「我搜尋了幾個關鍵字,you know what?果然給我發現這篇文章是假的!想必是遭人惡搞吧,原文是旺角一名十一歲男童在房間裏廢寢忘餐睇AV,三小時後母親多次拍門沒人應,破門而入發現兒子在床上不支暈倒,於是報警送院。」

「十一歲就沉迷AV?這孩子也太不應該了。教仔要嚴格一點,下次再看就應該扣他的零用錢。」Sam可能食錯藥,竟忽然義正詞嚴起來。

「由你去教仔就死得啦!」Katie說。「這個細路到底做錯什麼?如果在立法會公然看艷照都可以選特首,那一個普通市民在自己的房間睇AV咪叫做有公德心囉。」

「你們這些女人總是喜歡在雞蛋裏挑骨頭。」Sam搖頭慨嘆。「何俊仁不過在財爺宣讀預算案時看了半小時鹹相罷了,他後來都已經道歉啦。我支持他下屆參選特首,假如中選,何特首可以代表全體港男在人大會議上睇鹹相。民主黨也不賴,他們的紀律委員會很認真地調查了四天,決定罰何俊仁捐款1萬元予婦女團體,不是等於細路仔沉迷AV就扣零用錢嗎?」

鹹濕還需調查?

老實講,我不太明白為什麼這件事要調查四天。鹹濕,講完。鹹濕還有調查的需要嗎?難道要調查當日誰把「AV仁」口中的艷照「album」傳給他?是泛民還是左派人士?背後有什麼政治陰謀?

「1萬元看半小時艷照,貴啊。1萬元夠睇AV睇到入醫院。」Eric惋惜地說。

「我倒覺得1萬元罰款相當合理。」大家見我突然這樣持平都覺得很可疑。我喝一口Espresso,在電腦搜了一下,找到香港法例第228 章《簡易程序治罪條例》。「Look here……第12A(1)條:『任何人不論是否為了獲取報酬,均不得參與、提供或管理任何不雅、淫褻、令人反感或令人厭惡的公開真人表演。』這就是說,不論何議員『是否為了獲取報酬』,他所作的『公開真人表演』的確『令人反感或厭惡』。怎麼了,這條例簡直就像為他度身訂造吧?經定罪後,可處罰款2.5 萬元及監禁一年。若把這套思維應用於何俊仁的情況,他屬初犯,罰1 萬元也並非不合理。」

有點九唔搭八

Katie 似乎對這條例很感興趣,湊過來看我的電腦,看了一會又有新發現。「啊……第12A(5)條還說公開真人表演中使用的物件,均可沒收。那至少應該沒收那部iPad呀。」

「可是那1 萬元捐給爭取婦女權益的團體未免有點九唔搭八。」Eric稱。「捐給紫藤還是真普選聯盟……到底哪一樣比較好?」

「他應該捐1萬元給家計會,多買幾本鹹書,支持捐精。」Sam說。

後來我再想想Eric說的那篇報道,總覺得那個廢寢忘餐睇AV 的男童有點奇怪。我居然無聊到上網搜尋,Jesus……竟給我發現Eric查到的那個版本也是遭人惡搞的!

報章原文的主角是一名沉迷上網打機的十一歲男童。這可憐的孩子先被惡搞成沉迷睇AV,再變成沉迷讀上市條例。這個故事教訓我們什麼?就是千萬不要成為新聞主角。

撰文︰王迪詩www.facebook.com/daisywonghk

「小姐」或來港搶生意

【本報訊】東莞掃黃會否令港澳鳳姐得益?關注性工作者團體紫藤認為可能性不大,原因是本港黃色事業的客路與東莞不同,東莞客追求新鮮感,情願往內地其他省份繼續獵艷,也不會回流香港。紫藤反而擔心有內地性工作者避風頭,來港「搶生意」;有澳門夜總會的媽媽生則指,東莞夜總會消費不高,與澳門動輒3,000至7,000元的花費不能相比。
紫藤負責人相信港客不會回流,「佢仲可以去第二啲地方玩,冇咗東莞,可以去國內其他地方,或者澳門都得,因為呢批人多數係想有新鮮感,唔想留喺香港,除非全國掃黃,至會令香港啲客暫停北上」。

港客要新鮮感不願回流

她認為,在公安大力打擊下,不少東莞鳳姐會暫避風頭,「啲女仔會避開,但又唔可以停工,有啲女仔會過嚟或者去珠海,投靠朋友或者姊妹,當係中途站,避開打壓嗰啲省分」。她表示,暫時未看到事件對本港性工作者有何影響,「可能會多咗外勞,邊度搵到食,啲人就去邊」。
澳門夜總會媽媽生阿凍則指出,過年後未見有鳳姐大舉南下「搵食」,客人亦不見大幅增加,她說:「要過多十日八日先知,唔係話嚟就嚟,都要搞證件。」
阿凍解釋,澳門夜場的消費較東莞高,「呢邊乜都要買,但聽講東莞嗰啲坐低淨係畀女仔同酒錢,我哋呢邊happy hour咁計要3,000蚊一個人,過咗12點就冇6,000、7,000都走唔甩,大家客路唔同」。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40212/18623130)

sex141創辦人:捍衞妓權

被公認為香港最真實召妓指南的「 sex141.com」,由供鳳姐賣廣告的網上平台,發展到有影片有雜誌有旅遊公司的淫業王國,掌控數以萬計香港及東南亞妓女,十年來一直雄霸色情業界。
多年來警方視它為眼中釘,連番打擊,十二月初又展開行動,拘捕網站負責人及妓女等一百多人,警方事後高調宣布,成功將 sex141連根拔起。
經歷三代接班人,但 sex141最引人入勝的,始終是創辦人陳世雁。他是科技大學的天子門生,卻走入淫業界搞科網,○五年被定罪後,從此銷聲匿跡。
記者多番追尋,發現這名 IT奇才早已金盆洗手,但繼續靠電腦知識發圍,轉行經營「 e-marketing」公司。他罕有接受本刊專訪,透露鮮為人知的內幕。當年無心插柳下搞網上召妓指南,每年進賬過千萬元,卻惹來黑幫中人覬覦,生命受威脅,被迫將網上王國拱手相讓。

2014010201
警方十二月初展開代號「冷騎士」行動,聲稱成功將 sex141連根拔起。

十二月初,香港淫業界烏雲密布。警方新界南總區刑事總部聯同商業罪案調查科等部門,經過三年搜證,終於在十二月三日收網,聯同入境處展開代號「冷騎士」( Cold Rider)行動。
一 連三日的搜捕行動反轉港九新界,拘捕七十八名妓女、三十六名犯罪集團成員、包括人稱「豹哥」的 sex141首腦,成功凍結逾一千五百萬元資產,並檢獲電腦、提款卡、避孕套及各式性用品,以及載有超過一千名妓女資料的電腦檔案。行動過後,高級警司區 展秋高調召開記者會,宣布成功瓦解犯罪集團。

科大生神話

2014010202
有鳳姐表示,一直依靠在 sex141賣廣告作招徠,網站被封反而影響生計。

sex141 最初只是網上嫖妓指南,後來逐漸演變成一條龍為妓女提供化妝、拍照、拍片服務的賣淫宣傳網站,甚至出版成人刊物《 141雜誌》。近年更開遍中港台,甚至泰國也有分站,提供色情按摩、伴遊等服務,已有過萬名妓女資料,不但成為香港警方的眼中釘,更曾有美國官員點名批評 sex141助長人口販運。
這個聞名中外的淫業神話,由科大畢業生陳世雁創立。有網民笑稱,科大應該像邀請熱爆智能手機遊戲《神魔之塔》創辦人般,讓這名「傑出校友」回校分享創業經驗。
不過,○五年陳世雁因經營淫網被定罪後,行蹤成謎。有傳他退居幕後繼續搞 sex141,又有人說他在搞二手車網。實情是,陳仍然靠 IT搵食,為顧客設計網頁,並在搜尋網頁保持最高位置。
本刊記者佯裝成韓國化妝品的買手,要陳設計網頁,約好在他名下的旺角慶華商業大廈辦公室見面,三百呎的房間只有一兩名員工。

2014010203
雖然 sex141集團首腦被捕,但網頁迅速重新運作。

三 十六歲的陳世雁帶記者入房詳談,熱情地遞上咭片,自我介紹是「 chief e-business consultant」。陳所經營的「 ultimate solution limited」公司,○四年開始運作,專營設計網頁、網上宣傳等業務。製作網頁收費五千二百元,但他形容這只是他的「兼職」,網上推廣業務才令他月入過 百萬元,只要客人提供一些與業務有關的關鍵詞,他便能確保顧客的網頁顯示在 Google、 Yahoo!的搜尋結果第一頁,月費由七百元至二千四百元不等。
之後陳打開手提電腦示範,在 Google打「日本奶粉」,搜尋結果第一頁便立即顯示嬰兒用品網「 B&M」,「嗱,呢個網就係我公司嘅產品,你見佢喺 Yahoo!長期置頂,為個網帶嚟好多客路,營業額有成幾千萬。」記者查問當中原因,他帶記者遊花園拒絕透露。
記者稱要再考慮便離開,陳世雁之後仍不斷致電記者硬銷,似乎志在必得,「我今個月見咗九個客,一張單都未失過,唔係多,(每個月)賺一百八十萬左右。」

接班人斂財

2014010204
二○○二年,陳世雁雄心壯志要「捍衞雞權」,當年本刊記者拍得他在開會商討 sex141發展大計。

記者其後向陳世雁表明身份,邀請他接受訪問;過往陳一見記者便左閃右避,對媒體一直保持緘默,但今次表現大方︰「我唔怕你偷拍,隨便拍啦!其實差人同記者都有搵過我,想證實我係咪真係仲做緊鹹網,但我真係無做,我使×靠呢啲搵食?」
陳世雁招呼記者到辦公室,一手香煙,一手伏特加,一臉招積地說︰「你睇我而家周身名牌,上身著 Armani,我使×做鹹網?」陳邊說邊把玩着手中的 Zippo打火機。
記者問他為何改邪歸正,他不喜反怒︰「咩叫改邪歸正?我從來都唔覺得自己有罪。好多人都話我係淫蟲,其實我嗰陣真係幫啲姐姐仔!」說得義正辭嚴。
雖 然金盆洗手,但陳一直有留意「親生仔」的動向,「差佬拉得好!我覺得而家 141好卑鄙,收人咁多錢,呢啲真係叫剝削。佢哋眼中淨係得 money、 money、 money!」他坦言不齒現時的主腦所為,「我哋嗰時只收人哋(妓女)一千銀,佢夠膽死收人哋萬八蚊,佢哋已經變晒質。」

囡囡好可憐

sex141一代傳一代,當中來龍去脈十足電影橋段。「我『㩒鐘仔』發覺呢條女好得喎!如果我搞個網,收人哋一千蚊一個月,只係講緊三十幾蚊一日,咪更加高效!」陳世雁以生意人口啓解構,當時報紙風月廣告收費六十五元一格,比 sex141貴一倍。
sex141抄襲召妓網站始祖「 man169」,後者較多夜總會、馬檻資訊,但隨着警方嚴打,馬檻生意一落千丈,大部分妓女轉型為「一樓一鳳」。
陳 世雁取「一樓一」的英文諧音創立 sex141,高峰期過千名鳳姐落廣告,性用品、成人電影公司主動摸上門要求落廣告,陳每月至少淨袋一百萬,企穩鹹網「一哥」地位。他形容成功非僥倖, 「我會親自上門送月曆推銷,我誠心對人,企响你立場去諗嘢、感動你,所以人哋做唔到嘅嘢我做得到!」
大學生搞鹹網,不免予人「淪落」感覺,陳忽然正義超人上身,跟記者講「雞權」,「雞都有雞權㗎,佢哋好慘㗎!佢哋有一部分真係貪錢,但大部分人唔係。邊個想做雞?啲囡囡好可憐,好多都俾人呃。我係幫緊啲雞!」
「我有我理想,我有我創意,我嗰陣時心態唔係淨係搵錢,真係以為自己貢獻緊社會。」 sex141在他心目中意義重大。

2014010205
陳世雁假日做湊仔公,與兒子們享受天倫之樂。
2014010206
四眼男(右)九八年開始跟陳世雁搵食,是陳最信得過的員工。

黑幫搶網站

攝記:區民傑      記者:雷子樂      說明:紫籐記者會
協助性工作者的紫藤表示,不少妓女皆對 sex141濫收費用敢怒不敢言,部分鳳姐私下認為陳世雁較有人情味。

陳世雁覺得自己在做「正行生意」,直至○三年九月,廉署得悉有警員在尖沙咀開設一樓一,於是展開「樂昌」行動,調查期間發現曾有警員找陳世雁替鳳姐拍照賣廣告,於是將陳一併逮捕。
「 ICAC叫過我做污點證人,我唔肯,因為驚隨時出街俾人斬死,所以佢哋咪拉埋我。」陳被定罪後萌生結束 sex141的念頭,各方人士垂涎這塊肥豬肉,有傳第二代接班人是港大畢業生彭文偉和城大生嚴國彬,但他們擔當馬伕帶女出鐘,○七年被判囚兩年和兩年半。
又有傳第三代接班人是聯英社「小雲」。據知他在幫中只是無名小卒,後來介紹鳳姐給陳世雁落廣告,收入因此暴升,是聯英社最賺錢的人。
不過陳世雁澄清,沒有所謂第二代第三代,小雲「只係蝦毛」,接手的從來只有一人。○三年,陳透過小雲認識 14K「豹哥」,據知現年四十八歲的豹哥姓陳,出名心狠手辣、性格多疑,因為右邊臉有一大片胎記,所以稱為「豹哥」。
「阿豹對我哋好好,成日請我哋食飯,搞好關係。後來先發覺佢一直暗中做嘢,想搶我啲嘢。」豹哥開出四百萬買起 sex141,但陳世雁拒絕,自此擔驚受怕,「我一直好驚佢搞我,佢呢個人為咗錢咩都做得出。」
sex141向一間公司租用伺服器,據知當時有人向該公司負責人埋手,「有人威脅嗰邊啲人話要殺死公司老細,過幾日我哋就入唔到個網,原來佢哋轉咗名俾阿豹。」陳世雁堅稱,當時未取得一分一毫,便把 sex141拱手相讓。

新移民故事

SANYO DIGITAL CAMERA
○三年陳世雁被裁定罪成緩刑,他一直深深不忿,更對記者豎中指抗議。

靠網絡撈得風生水起的陳世雁,入讀大學前家裡卻一部電腦也沒有。九三年跟父母和弟弟來香港後,他插班香島中學升讀中四。「當年真係好窮,我連電腦都無部。我唔想用屋企人嘅錢,我份人好需要安全感。」
以前在福州他年年考第一,來港後他也不認輸,會考廿三分,香島中學出獎學金留他,他不為所動,決心向上爬,升讀名校培正中學。九七年挾着高考三 A二 B的佳績,升讀科技大學,主修工商管理。
大 學一年級選修一個電腦課程,從此改變命運,無意中發現對網頁設計非常有興趣,於是用地盤暑期工的薪金買了人生第一部電腦。九八年,陳創立了類似 facebook的網上吹水區 CSN23.com,月賺五萬元廣告費。他畢業時正值科網股爆破,做過 TVB8記者、薄餅外賣店 Domino優惠券銷售員。
「阿媽教過我唔好做犯法嘢,我想賺多啲錢,但唔想犯法。」自從留案底後,陳決心不再搞 sex141,現在全力投入科網生意,他聲稱現時經手的網頁高達一萬五千個。但他現在最關心的是家人安危,怕被豹哥尋仇。他兩個兒子分別八歲和六歲,太太 在投資銀行國泰君安工作,「我老婆 master嚟㗎,好叻,佢喺投行一年人工過八位數。」
提起家人,遠比回憶昔日風光,來得自豪。

網站重開 鳳姐又愛又恨

2014010209
sex141現時收費花樣百出,例如「今日之星」欄目,名義上是記錄客人送的「花」,實質是要妓女自己付錢「買 like」。圖中獲得「每日之星」的鳳姐,開工十日便聲稱收到四十枝花。

警 方「冷騎士」行動後十天,本刊發現 sex141已重新運作。記者致電聲稱欲刊登廣告,對方回覆指系統正在修復,大約需時個多月。陳世雁認為,由於現時 sex141網站伺服器設在外國,只要資料存有備份,要恢復運作不難,所以網站持有人有恃無恐。但執業大律師陸偉雄認為,即使伺服器在外國,如有證據有人 長期依靠妓女營運,或協助賣淫,一樣有機會被控「串謀依靠妓女賣淫收入維生」罪名。
協助性工作者的紫藤發言人李小姐認為,雖然現時不少「姐姐仔」不滿 sex141收費昂貴,該網站始終是目前最有效宣傳途徑,故不少人仍會繼續落廣告。反而網站關閉十日期間,不少妓女失去宣傳渠道而感到徬徨。

紫藤促警「尊重姐仔都是人」

【香港商報訊】記者潘仲男報道:性工作者關注組織「紫藤」趁着國際終止暴力對待性工作者日發起游行,要求警方正視個別警員「不當性工作者是 人」,當中包括毆打、喝罵及非禮等。更有個別性工作者向警方投訴后,被針對式的查身份證進行滋擾。紫藤指出今年快要過去,希望警方可在明年改善有關情况。

義工與性工作者發起游行

紫藤義工及一班性工作者昨日一行約20人,由灣仔修頓球場游行至警察總部,指出有個別警員「根本沒有將性工作者當人看待,而是視她們為出氣 工具」。他們沿途高叫「尊重姐仔都是人,不要非禮喝打罵」。紫藤發言人指出,今年組織共接獲400多宗相關求助個案。有站在街上的「姐仔」,被警察每小時 查一次身份證。亦試過被查完身份證后,被警員無理要求在夏天時站於太陽下暴曬,看不過眼的街坊嘗試求情,亦被警員質問是否「馬伕」,并恐嚇再多事連街坊亦 要拉。

此外,有「姐仔」被警察拘捕時,選擇保持沉默,警員見她不說話,就拿起委任證掌摑她的嘴。發言人指出,性工作者跟其他人一樣,亦享有人權, 警員不應因為她們的工作,而隨心情及喜好,隨意拿她們出氣,不當她們是人。組織對個別警員的行為感到憤怒之餘,希望警方高層能好好正視這些濫權及違規的情 况,以防警隊的聲譽會被部份害群之馬毀於一旦。

(來源: http://www.hkcd.com.hk/content/2013-12/18/content_3284061.htm)

嫖客半途「打真軍」 青鳥:拒用套應列違法

【新報訊】關注及支援性工作者非政府組織「青鳥」的調查發現,受訪的性工作者主要是透過非政府機構及自行購買獲得安全套,她們又指有客人會在性交時 會強行或偷偷除去安全套,團體建議政府參考澳洲做法,若客人拒絕使用安全套,即屬違法行為。另外,關注性工作者團體「紫藤」昨到灣仔警署,抗議警方不合理 對待性工作者。

建議參考澳洲做法
青鳥、青躍、姐姐仔會和午夜藍4個關注性工作者的組織,趁昨日 為「國際終止暴力對待性工作者日」,公布性工作者使用安全套情況調查。調查發現受訪的157名性工作者中,過半曾在工作地點被阻止使用安全套,當中大部份 是在進行交易前拒絕使用安全套,四分一受訪者在交易過程中強行除去安全套,近半則遇上客人在交易過程中偷偷除去安全套,反抗者或遭暴力對待,或威脅公開男 性性工作者身份。
另外,調查結果亦發現超過六成受訪性工作者害怕被人看到有安全套,主因是擔心被人知道是性工作者,以及害怕被捕。在受訪者中,七成人認為性工作者藏有安全套會被捕,三成人會因為想降低被捕風險而減少、甚至完全不用安全套。
青鳥行政總監嚴潔心表示,建議政府參考澳洲做法,若客人拒絕使用安全套,即屬違法行為,又要求警方參考美國部份州份,停止以安全套作支持拘捕或檢控的證物,並全面將性工作非刑事化。
紫藤遊行抗議警方
另外,逾20名性工作者響應關注性工作者組織「紫藤」號召,昨日由灣仔遊行至警察總部,批評警方不把性工作者當人看待,遊行全程有十多名警察在旁戒備。
遊 行人士沿途高叫「我係人,唔係垃圾」、「警察唔好抽水,唔好非禮 」、「尊重姐仔都係人,不要非禮喝打罵」等口號。紫藤發言人指出,今年收到四百多宗性工作者的投訴,當中有人一天內被警員多次查牌,影響生意,有人指報稱 被警員非禮,更有人投訴因為拒絕回答問題,被警員用委任證打嘴。

(來源: http://www.hkdailynews.com.hk/news.php?id=309405)

20「姐姐仔」冒雨抗議警打壓

【本報訊】二十多名性工作者響應關注性工作者權益組織紫藤號召,趁昨日是「國際終止暴力對待性工作者日」冒雨從修頓球場遊行至警察總部,控訴經常遭警方藉故和無理打壓。紫藤代表指出,今年至今接獲四百五十六宗性工作者投訴警察濫權個案,當中以無理「查牌」及口頭恐嚇居多。

http://blog.ziteng.org.hk/wp-content/uploads/2013/12/1218-00407-067b1.jpg
二十多名性工作者冒雨遊行,投訴遭警方無理打壓。

 

紫藤代表又指出,不少人遭暴力對待,有人被捕後保持緘默,卻遭人以警察委任證「掌嘴」。從事性工作兩年多的阿蘭(化名)嘆:「香港警察仲 衰過內地公安!」除經常被查牌外,曾碰上便衣警察「放蛇」問價,她雖未有回應便離去,但對方卻尾隨上樓,再將她拘捕,拳打腳踢和威迫利誘她簽署口供紙。

當遊行隧伍抵達警察總部時,有遊行人士因不滿警方遲遲未派人接信而情緒激動,警方代表一度指因請願信上款僅註明「全港警察」,難以安排人接收信件,經交涉後,雙方同意將收信人改為「警務處處長」。

嫖客拒用套盼列違法

另外,有關注性工作者團體發表調查,受訪的一百五十七名性工作者中,逾半遇過拒用安全套的客人,團體要求政府參考澳洲做法,將嫖妓時拒絕使用安全套性交列作違法。

(來源: http://the-sun.on.cc/cnt/news/20131218/00407_067.html)

姐仔抗議被警掌嘴

http://blog.ziteng.org.hk/wp-content/uploads/2013/12/18la8p1.jpg

【本報訊】關注性工作者團體紫藤昨發起遊行,控訴警方欺壓性工作者,廿多人冒着冷雨響應。紫藤過去一年接獲450多宗有關警察濫權的投訴,較2012年上升逾一成,以無理查牌最嚴重,由去年17宗大幅飆升至今年127宗。
廿多人手持橫額,由灣仔修頓球場遊行至警察總部,沿途高叫「尊重姐仔都是人,不要非禮喝打罵」等口號。發言人邵黎敏透露,有流鶯每天都被查身份證,嚴重時每小時一次;又有按摩師因拒絕回答查問,遭警員以委任證「掌嘴」。
35歲的流鶯阿蘭(化名)稱,一次在街上被便衣警員問價,她沒有理會,警員卻尾隨至其住處拘捕她。在警署時又遭人打手,事後被控告「為不道德目的而唆使他人」罪。她現正等候上訴,卻又不敢向警方投訴,因害怕再「被搞」。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1218/18555847)

抗議

http://blog.ziteng.org.hk/wp-content/uploads/2013/12/138731241549835photo.jpg

昨日為國際終止暴力對待性工作者日,性工作者關注組織「紫藤」由修頓球場遊行至警察總部,反對警方濫權及對性工作者作出無理的打壓。

(來源: http://www.am730.com.hk/article-186918)

鳳姐「廣告費」恐攞唔番

■行動中警方撿獲約320萬元現款,另凍結涉案色情集團1,200萬元資產。黃偉民攝

【本報訊】全港最大色情網站sex141近年為增收入,使出各種賤招壓榨鳳姐,不願付錢的姐仔就被網站負評打壓。有協助性工作者的機構指,網站被關,鳳姐雖鬆一口氣,但已繳的月費追討無門;有鳳姐上月底一筆過繳付數月的廣告費,相信付諸流水。
機構負責人又指,關閉網站治標不治本,只有讓鳳姐合法宣傳,才能杜絕網站壓榨。

憂性感照遭警傳閱

在sex141網賣廣告,鳳姐先要付1,000元拍照費,之後要再付200元入會費及每月1,300元廣告費。近年網站多番要求鳳姐額外付錢「谷人氣」,不願參與該網站的鳳姐,則以結集負面評語的「跌錢報告區」抹黑,逼她們入會就範,並向寫手提供「免費餐」。
協助性工作者的機構紫藤負責人指,昨日收到警方短訊告知已破獲有關網站,但未有詳細資訊,不少鳳姐致電查詢,「最大影響係有啲人交咗錢落廣告,唔知攞唔攞得返,有啲仲一次過畀幾個月錢,諗住有優惠,依家損失仲大,佢哋都想知之前幫佢哋影嗰啲相可唔可以攞得返,定係會變咗差人內部傳閱」。
負責人解釋,雖然網站關閉,但對行業整體生計相信沒有大影響,「141係最有效嘅渠道,因為真係好多客睇,特別係多街客、生客嘅女仔受影響大啲,但做熟客生意嘅應該冇乜影響」。
她又指,警方多年前也曾採取行動,但治標不治本,「好多年前差人都冚過,冧咗一個咪又有另一個,問題係法例唔畀佢哋(鳳姐)自己賣廣告,第日再有呢啲網站,啲女仔咪又係要畀錢佢哋,間接助長佢哋(網站)剝削同壓榨」。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1206/18539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