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態魔5天劏2妓‧嫌犯拍照蒐集“戰利品”

(香港2日訊)香港嘉薈軒萬聖節雙屍命案中,兩名女死者均全裸,被斬頸至深可見骨,疑犯Rurik Jutting的手機更藏有涉及兇案的照片,又把其中一名死者五花大綁藏在皮篋,情節較恐怖片更令人心寒。

犯罪學家分析,凶手選擇以利器於喉嚨致命位置下手,殺人動機明顯。至於拍下照片相信是用作留念,或以蒐集“戰利品”心態記載殺人的成就感,擔心兇手是連環殺手,冀警方仔細調查。

城市大學犯罪學教授黃成榮表示,如疑犯殺人前後以手機拍攝情況,或是因為覺得殺人“感覺良好”,相片如同蒐集的戰利品;因此,他估計疑兇將其中一具屍體藏於皮篋內,除了可能找機會毀屍滅跡,亦可能是將死者暫放一旁,空閒時再“觀賞”。

 

料殺人動機強
下手經思量

兩名死者被殺的方式相似,遭斬頸後喉嚨割斷如被放血,估計疑兇殺人動機強烈,清楚攻擊人體哪部位較易致命,是經過思量後才下手。

疑犯自行報警而揭發案件,黃成榮稱,疑犯當時可能回過神後感內疚,或覺得走無可走,與其被通緝,不如自首。但警方到場後,他定神後拒絕回應提問,只叫警員自己調查,或是後悔報警,顯示其心情十分矛盾。

或有性格障礙
小事挑起殺機

年輕金融才俊化身變態屠夫,精神科醫生兼香港大學犯罪學碩士丁錫全指出,根據過往犯罪學的研究顯示,只有一成半的謀殺犯患有精神病,八成半都是普通人;但是,他們多數有反社會性格障礙,一些很小的事情都有可能激發其嗜殺本性,亦可能因此殺人成癮,連環犯案。

丁醫生表示,在全球人口中,約有百分之五有反社會性格障礙,心理潛伏一種可怕的破壞力,威脅到其他人,他們平時像普通人平平無奇,在犯罪時極度冷靜、處心積慮及善於掩飾,多屬智慧型的罪犯。

丁醫生又稱,這類人未必天生好殺,往往因一時刺激,或者受某事情影響動殺機。即使擁有高學歷、高社會地位,亦無改他們這種反社會傾向,礙於他們善於計算,一旦察覺法網難逃就會自首,並非因受良心責備。

2003年美林董事妻
“加料”奶昔殺夫

29歲英國籍投資銀行高層Rurik Jutting懷疑涉及殺害兩名妓女案,引起英國傳媒廣泛報道,形容香港為安全城市,類似的謀殺案是近月最兇殘的。

英國《每日郵報》、《每日鏡報》和英國天空電視台等傳媒紛紛報道雙屍案,並指對上一宗最轟動的謀殺案是2003年的“奶昔殺夫案”,謀殺親夫的女子同是外籍人士,其丈夫也是金融才俊。

毒婦Nancy Kissel當年被任職美林證券高層的丈夫簡崇諾揭發紅杏出牆後,竟用“加料”奶昔迷魂兼打死對方。Nancy在高院被裁定謀殺罪成,判終身監禁,案件上 訴至終審法院後,曾發還高院重審。Nancy一度以傳媒報道對她不利申請永久終止聆訊,但不得要領,她再上訴至終院,最後仍被駁回維持原判。

這宗極富戲劇性的案件,審訊時吸引好萊塢電影編劇到庭旁聽,其後改編成暢銷小說及電影。

妓女上門接客
難照應風險高

灣仔嘉薈軒雙屍案兩名女死者均為南亞裔妓女,令人想起2008至2009年先後有7名鳳姐遇害事件,其間引起性工作者恐慌。

關注性工作者權益組織“紫藤”發言人表示,自上次連串鳳姐兇案後,香港的華人性工作者已經發展 出一套守望相助的機制,如去陌生客人家中前會先通知友同業好姊妹,以便對方適時致電確保平安;但南亞裔或外籍妓女則無類似的同業守望相助機制,令她們上門 與陌生客人交易時相對危險。

有鳳姐亦都坦言,擔心個人安全,絕少會到客人家中交易,因為擔心會遇劫甚至有生命危險,反觀在鳳樓接客,既有閉路電視錄下顧客形貌,毗鄰鳳姐亦可互相照應。

警方消息則指,持旅遊證件在港賣淫的外籍妓女上門接客風險確實較高,即使遇害人間蒸發,亦未必會即時被發現。

近年最轟動的鳳姐連環殺手有兩人,一是巴基斯坦裔無業男子Razaq Nadeem,他疑因無錢還賭債,於2008年3月14至16日3天之間,先後在元朗及大埔鳳樓內,劫殺3名30至35歲的鳳姐,在交易後箍頸令她們窒息 死亡,案發後他逃往澳門,其後終落網被判終身監禁。

至於,另一鳳姐連環殺手裝修工人康子賢,則懷疑為尋變態的刺激,在2009年1月,先後以沾有哥羅芳的毛布,焗殺兩名25及47歲鳳姐,並且偷去她們的手提電話及八達通卡,最終因此留下行蹤被捕,同樣被判囚終身。

(星洲日報/國際)

(來源: http://news.sinchew.com.my/node/394421?tid=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