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莞「涉黃」十載 瘋狂「性都」落幕 民眾迫切期待 揪幕後「保護傘」

核心提示:自2004年到2014年這10年時間裏,東莞大大小小的掃黃行動已不計其數,其效果可謂是「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當地民衆對此現象議論紛紛,造成今天局面怨聲較多。

W020140310158701818409

W020140310158701810312

W020140310158701819798

成報記者童身貴、郭醒敏、張沁、胡永安、王玉文報道

  自2004年到2014年這10年時間裏,東莞大大小小的掃黃行動已不計其數,其效果可謂是「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當地民衆對此現象議論紛紛,造成今天局面怨聲較多。

  近日,成報記者調查發現,東莞的娛樂場所受歡迎程度令人咋舌。無論是閒時消遣,還是談生意,娛樂場所已成為市民茶餘飯後孜孜不倦的談資。在東莞採訪期間,記者邀請「大陸狼友」齊評當地「最受歡迎嗨場」。其中,在虎門鎮和長安鎮民衆評論上榜的娛樂場所中,經營時間最低的也有4年,時間長的,已經達到10年了。據知情人士透露,「民望所歸」的上榜娛樂場所,均是當地正宗的「嗨場」,頗受中年和青年人的喜歡。

  大陸狼友齊評「最受歡迎嗨場」

  在2014年2月9日之前,東莞都是自信的,「不管在世界甚麼地方下訂單,都是在東莞製造」,不僅有着「世界工廠」的美譽,其酒店業更是發達,96家各種星級的酒店,其中,星級酒店78家。但是,在2014年2月9日「東莞式掃黃」之後,娛樂場所一夜之間就銷聲匿迹了。

  隨之,東莞的陰暗面暴露在公衆之下。在東莞採訪期間,記者做了一個問卷調查,在東莞市的厚街、虎門、長安、常平、中堂、樟木頭等多個當地經濟重點「繁華」鎮街中,投票選出在當地年輕人心中最受歡迎的娛樂場所。調查結果顯示,上榜的娛樂場所中,多數已經營多年,今已悉數查封。

  在東莞長安鎮和虎門鎮,記者採訪了當地近百市民,當中有學生、出租車司機、摩的司機及小吃店老闆等。問卷調查結果顯示,最受歡迎娛樂場所為第一位的是生活會館(life club)(36票),第二位是皇庭酒店(33票),第三位是其他部分「涉黃」的酒店(31票)。記者實地走訪發現,生活休閒會館和皇庭酒店均已被查封;而絕大部分酒店的桑拿、沐足部則停止營業,客房和餐飲部正常運作。而在長安鎮,上榜的前三位分別是,第一,太平洋會所;第二,金四海酒店;第三,黃金海岸及美麗灣、翡翠灣等休閒會所。目前,均被查封。其中,太平洋會所庭院內一片狼藉,黃金海岸會所的招牌已經被徹底拆除。

  而據記者實地採訪和了解到在衆多被查封的娛樂場所中,有多個長期立足當地超10年間。在東莞市虎門和長安鎮「最受歡迎嗨場」中,經營時間最低的虎門鎮生活休閒會館和皇庭酒店長期以「毒品嗨場」也立足了4年之久,一些「涉黃」場所時間長的已經達到10年了。據色情行業知情人士透露,「民望所歸」的上榜娛樂場所中,均是「正宗的high場和專業的桑拿場所」,在當地的「聲譽」無人不知誰人不曉啊!一到晚上這裏就車水馬龍熱火朝天。」

  在東莞鎮街採訪期間,記者發現,稍有名氣的娛樂場所 中,幾乎成了當地民衆心目中的「地標」。2月22日下午,在東莞虎門鎮,記者要去往一家叫生活會館的會所,攔下一「摩的司機」,說要去虎門體育館,但因摩的司機不知道具體位置,放棄載客。在記者問了多個「摩的」後,他們都說不知道具體位置。隨後,記者說是要去life club,旁邊的「自行車伕」立馬說,「你早說嘛,是不是要去『生活休閒』會館?你說虎門體育館是沒有人知道的,但生活休閒會館大家都熟的。」

  「嗨場及色情場所」已成當地「地標」

  記者在當地還了解到,哪些酒店、會所的「生意」最好,每天載多少客去哪些娛樂場所,都被當地「摩的司機們」津津樂道。而有的士司機很詭秘地透露,「你要去的這些娛樂場所,有兩家是專門的『吸販毒品的嗨場』,他們後台很硬,已經公關到分管部委領導那裏了,省裏誰敢來動它呀?在當地他們的老闆就是典型的『黑社會老大』,群眾對這些現象是『敢怒而不敢言』呀!當地政府也不敢得罪他們的,不妨直說有些地方官員是絕對有股份的!」。採訪結束後記者由衷發出感嘆,在這裏要熟悉「涉黃涉毒娛樂場所,當非營運司機是也。」

  記者走訪東莞厚街、虎門、長安、常平、中堂、樟木頭等鎮街多個娛樂場所後發現,其共同點是「高端、大氣和上檔次」,甚至有的會所直接在建築物上打着「國家級」的字樣。其外部裝修更是惹眼。而在虎門和長安兩鎮尤為突出,大部分的娛樂場所就建在工業區的工廠旁邊,裝修簡單的廠房和佈置奢華的色情娛樂場所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記者向多個色情娛樂場所周邊的居民及工廠員工瞭解到,在夜晚,這些場所基本是燈火通明「甚是熱鬧」。

  「掃黃」風暴後 港人赴莞數量銳減

  不管是吃喝玩樂、還是休閒購物,東莞一直是香港人和台灣客商所青睞的目的地。記者調查發現,自2月9日東莞雷霆掃黃之後,台、港兩地赴東莞的人數明顯直線下降。

  東莞長安鎮是全國的千強鎮中名列前茅。採訪期間,記者在長安的「太平洋會所」旁一家港式茶餐廳,餐廳內服務員告訴記者,老闆是本地人和香港人,也經常在長安。可能是因為最近掃黃,港客數量銳減。記者還了解到,長安鎮的太平洋會所的老闆在當地開了多家「專業的桑拿」休閒會所。記者依照相關人員給的之前部分會所派發的聯繫卡上的色情會所管理人員時,電話均打不通人也不見了蹤影。

  而素有「小香港」之稱的東莞樟木頭鎮,據稱吸引了近15萬港人前來購房安居。2月19日晚上,東莞樟木頭鎮開展整治涉黃違法犯罪統一清查行動,共清查桑拿、沐足、卡拉OK、酒吧等娛樂服務場所47間,旅業34間,出租屋375間。記者還通過樟木頭一家旅行社了解到,近日,從香港到樟木頭的人數大幅下降,一些旅遊景點接納的香港人都比較少,她向記者透露,不少香港遊客表示,等掃黃風頭過了之後再來樟木頭。

  當地民眾強烈呼籲「追責往屆領導」

  2月14日,廣東省委常委會研究決定,免去嚴小康東莞市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職務。同時,多位現任在職的官員也被免職,特別是部分分管掃黃工作的市公安局副局長及鎮街公安分局局長和民警派出所所長被免。多個因「掃黃」不力鎮街的鎮委書記,在東莞市範圍及當地官媒上公開道歉。

  記者在暗訪期間發現,對於這樣的處罰結果,市民頗有非議。大部分市民建議「追責往屆領導」的呼聲高漲,他們紛紛表示,目前被免職的官員只是「替罪羔羊」。東莞在近十年的掃黃過程中,前現三任領導應該都脫不了干係。「追責往屆領導」在東莞當地市民中不約而同地有了共鳴,大家迫切期待能夠查出「保護傘」和「幕後老闆」,以還群衆和媒體一個說法。

  部分市民與網友評論:

  網友呼聲:追責東莞前兩任官員,查出源頭,打掉「保護傘」和「黑社會」,還社會大衆一遍安寧之地。

  網友@唐僧是武僧:東莞亂成今天這樣,東莞的官員毫無疑問負有領導責任。就算他們沒有入股東莞的情色產業,但至少有行政「不作為」的責任。

  網友@楊濤:東莞不僅要追究相關官員和公職人員的行政、紀律責任,也要深究法律責任,不僅要追究目前已經免職的人員的責任,也要深挖躲在幕後的更隱蔽、更高層次官員的責任。

  還能揪出多少「保護網」?

  暗訪期間,長安鎮當地部分市民向記者反映,導致長安鎮「賣淫」猖獗及地區政府「聲譽」損傷,是政府相關部門和多任領導共同造成的,尤其是近三任領導要負責任,上級部門應該要一查到底,以正政府在民衆心目中的形象。

  東莞中堂鎮作為此次媒體曝光涉黃的首個鎮街,其涉黃程度衆所周知。例如此次被曝光的中堂鎮早期公安分局局長便是2000年後當了長安鎮公安分局局長的唐耀文,而近10年來的「莞式服務」發源地正是東莞長安鎮,也正是其任長安公安分局局長期間達到頂峯並「傳承」下來,導致今日全世界都熱議的「性都」壞聲名和「東莞式掃黃」模式。記者查閱資料顯示,此兩任鎮街的公安分局局長正是唐耀文,目前其任常平鎮鎮長。據當地色情行業內部知情人士向記者透露,掃黃要除根,就要把背後整個「保護傘」鏈條要一網打盡,追責源頭。不要「雷聲大,雨點小」,隨便找幾個「替死鬼」來頂罪而放任真正「幕後老闆和保護傘」,現在被追責的領導有的只做了不到一年,真正造成今天「性都」壞聲名的絕對是前幾任政府領導而不是現任。

W020140310158702127021

3月3日下午,全國人大會議期間,面對記者關於「掃黃」的提問,東莞市市長袁寶成始終沒有正面回答。 (網上圖片)

  掃黃不力被免官員復出後「帶病提拔」

  2009年11月至2010年8月,廣東省東莞市警方進行了當時最大規模針對涉黃、涉賭問題的全市統一清查行動,抓獲了數以千計的各類地下色情行業從業人員,關停數百家髮廊,查處數十家各類桑拿中心和高級酒店。尤其引人注目的是,東莞市黨委政府還把打擊「黃賭毒」列入鎮街班子考覈範疇。東莞厚街的3名警長,就因為監管不到位、工作失職和瀆職等原因,被就地免職。

  近日,被網友曝出,當時在掃黃行動中被免職的國家工作人員不到1年就已「官復原職」。

  媒體報道,東莞市公安局在2011年回答網友提問時表示,2009年以來,共有6名股、所長因對轄區黃賭現象打擊不力被予以免職處理,均按照幹部問題任免程序辦理了相關手續。

  根據幹部任用規定,有3人在被免職後其因工作表現突出,在2011年3月份的幹部競爭上崗工作中,符合競崗資格條件,經過筆試、民主測評等環節,被提拔任用。

  掃黃無助紓緩「招工」壓力

  近日,廣東省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廳公佈的數據顯示,東莞目前用工缺口為10萬人。目前東莞缺工主要集中在電子、餐飲住宿、鞋業、五金模具、服裝製衣等行業。據當地色情業內人士稱,在東莞掃黃的短短10多天內,東莞色情業直接和間接至少提供20萬個工作崗位。相關行業已門可羅雀,有部分商家擔憂色情產業鏈斷裂,影響生計。而東莞一位副市長在開會時感嘆道,今年東莞經濟增長若上不去,將給人留下笑柄。

  記者走訪發現,東莞各大工廠均貼出招聘信息,儘管工廠開出優越的條件,仍無人問津,街道和工業園區都是冷冷清清的。園區工廠保安告訴記者,「招聘信息貼出來都幾天了,還沒招滿,相對往年,今年的工資又上漲了。」

  港人擔憂「黃流」向香港擴散

  在香港,由犯罪集團控制的色情交易將成為頭號公敵,因為隨着東莞對賣淫業的打擊,民衆擔憂香港會填補這個空缺。

  對於東莞近期突擊搜查了近2000個娛樂場所的行動。香港警務處長曾偉雄表示,這場行動後,香港警方會加強打擊色情場所的力量。「為預防(性交易在香港)擴散,我們最近已加強針對該行業的打擊行動」,他說。

  香港與內地相鄰地區已建立的各種聯繫。一警官說,「性交易突然迅速增長是極有可能的,但又將不僅僅侷限於賣淫」,「隨之而來的是各種常見犯罪行徑:毒品、洗錢、黑社會幫派」。

  兩年前,香港已與澳門及廣東簽訂三方協議以共同打擊跨境犯罪,其中對色情業的打擊是合作的一個重要部分。賣淫本身在香港並不屬於違法,一般會以相關罪行起訴性工作者,如違反入境條件,即如果遊客充當妓女,公開招攬性工作,依靠賣淫收入生活或僱用性工作者,都屬犯罪。據香港性工作者權益組織「紫藤」估計,香港性工作者的數量至少有2萬人。

(來源: http://www.singpao.com/sh/lyt/201403/t20140310_4935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