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瘦賊七分鐘劫兩鳳姐

肥瘦賊嫖客又食又拎,樓上樓下兩鳳姐遭殃!鳳樓林立的尖沙咀香檳大廈,前晚深夜七分鐘內發生兩宗劫案。肥賊與鳳姐春風一度後拒付肉金,更發窮惡毆傷鳳姐,搶走手機及現金;另一名瘦賊享盡溫柔後,亦借醉用硬物襲擊鳳姐,劫去手機及二千多元現金,她手腳受傷送院。警方不排除兩賊相識,齊齊嫖妓後搶劫。

 

現場是金巴利道香檳大廈,前晚十一時許,一名身形肥胖、高約一點七米、年約三十歲及穿紅衫牛仔褲的男子,抵上址三樓一個鳳樓單位禁鐘仔,鳳姐開門殷勤招待。他接受性服務後即露出賊相,搶掠鳳姐的手機及少量現金,然後逃去無蹤,鳳姐糾纏間右手受傷,通知姓文(二十四歲)「姊妹」代為報警。警員到場調查,被劫鳳姐毋須送院,消息稱,她持雙程證來港,最近才於上址接客。

七分鐘後,一名年約四十歲、瘦身材、短髮及穿深色上衣、風褸及深色褲的男子,到該大廈七樓光顧一名姓黃(四十一歲)「陀地」鳳姐,完事後借醉拒絕付款,黃不忿對方食「霸王餐」欲致電報警,對方突然發難從隨身黑色手提袋拿出硬物襲擊她,並奪去其手機及二千多元現金逃去。黃手腳受傷報警求助,警方到場召救護車將她送院,並在附近兜截但無發現。

曾有鳳姐三日三遇劫

關注性工作者組織「紫藤」發言人稱,以往曾有鳳姐三日內被劫三次,但從沒試過有同一大廈鳳姐同時分別遇劫,她擔心兩宗案件有關連。「如果成班人約好一齊打劫,鳳姐好難防範,今後會提醒鳳姐守望相助,互相合作。」記者昨到香檳大廈視察,發現三樓及七樓共約有二十個鳳姐單位,其中僅五間裝有閉路電視,大部分鳳姐貌似內地人,她們對劫案表示不知情。

 

 

遇劫及被打傷手腳的鳳姐送院治療。

 

於發生劫案樓層營業的鳳姐表示對事件不知情。

警員到香檳大廈調查。

其中一名被劫鳳姐(左一)向探員講述經過。

肥瘦賊闖鳳巢又食又拎

肥瘦淫賊又食又拎!鳳樓林立的尖沙咀香檳大廈,前晚深夜七分鐘內發生兩宗劫案。肥賊光顧鳳姐,一度春宵後不但拒付肉金,更發窮惡毆傷鳳姐,搶走手機及現金;另一名身材瘦削淫賊享盡溫柔後,亦借醉用硬物襲擊鳳姐,劫去她的手機及二千多元現金,她手腳受傷送院,警方接報到場調查,正通緝兩名涉案淫賊歸案,並不排除兩賊相識,齊齊嫖妓後再搶劫。

於發生劫案樓層營業的鳳姐表示對事件不知情。(黃智康攝)

於發生劫案樓層營業的鳳姐表示對事件不知情。(黃智康攝)

現場是金巴利道香檳大廈,前晚十一時許,一名身形肥胖、高約一點七米、年約卅歲及穿紅衫牛仔褲的男子,抵上址三樓一鳳樓「撳鐘仔」,鳳姐開門殷勤招待,他接受完性服務後,即露出賊相,搶掠鳳姐的手機及小量現金,然後逃去無蹤,鳳姐糾纏間右手受傷,通知姓文(廿四歲)姊妹代為報警。消息稱,被劫鳳姐持雙程證來港,最近才於上址接客。

 
借醉行兇 硬物突襲
七分鐘後,一名年約四十歲、瘦身材、短髮及穿深色上衣、風褸及深色褲的男子,到該大廈七樓光顧一名姓黃(四十一歲)「陀地」鳳姐,完事後借醉拒付款,黃不忿對方食「霸王餐」欲致電報警,對方突然發難從隨身黑色手提袋拿出硬物襲擊黃,並奪去其手機及二千多元現金逃去,黃手腳受傷報警求助,警方到場召救護車將她送院,並在附近兜截但無發現。

遇劫鳳姐(箭嘴示)被打傷手腳送院。(王偉安攝)

  • 遇劫鳳姐(箭嘴示)被打傷手腳送院。(王偉安攝)
遇劫鳳姐向探員講述經過。

  • 遇劫鳳姐向探員講述經過。

關注性工作者組織「紫藤」發言人稱,以往曾有鳳姐三日內被劫三次,但從沒試過有同一大廈鳳姐同時分別遇劫,她擔心兩宗案件有關連,「如果成班人約好一齊打劫,鳳姐好難防範,今後會提醒鳳姐守望相助,互相合作。」記者昨到香檳大廈視察,發現三樓及七樓共約有廿個鳳姐單位,其中僅五間裝有閉路電視,大部分鳳姐貌似內地人,她們對劫案表示不知情。